较好重生成触手怪第一百零九章稳妥

作者: 时间:2020年09月23日 0条点评

重生成触手怪 第一百零九章 稳妥

楚守看到皇帝一下子搞定了那么多敌人,使得美国对此感到愈发沮丧。白宫方面此前曾花费数月“威逼利诱”卡尔扎伊签署双边安全协议他也是目瞪口呆,老半天之后,他才吐了一句:“最后才出手的贱人一般都有主角光环。”

这是理所当然的,明明主角本来就能够轻松解决的战斗,偏偏先让一群倒霉的配角出出脸,死这么一两个,然后主角才出手,这样才能显示他的厉害。

现在楚守就属于这群配角一员,以他的角度看来,这个皇帝“主角”的确有够贱的。

……但是楚守从来没想过,之前的战斗他也是几乎到了最后才出场扳局。

其实唐杰也很想一下子搞死那些怪物,不然死那么多考生——他们其中应该有不少人才,都是未来大周国的精英——无疑是对于整个朝廷的巨大损失,可惜灵感这东西不是说来就来的。唐杰虽然很有才,可是他的专业是皇帝,不是艺术家或者文学家啊!这种杰作说不定他几年或许才憋得出一篇,今天他也算超常发挥了。

在消灭了那些异形怪物的刺客后,唐杰亲自指挥现场。开国皇帝的能力果然不是盖的,他充分利用了手上不多的警力,不多时,本来混乱一片的考场已经开始恢复了秩序。

然后,就是久违的香港皇家警察……诶,不,是高衮才带着一群士兵匆匆赶来现场。

高衮与为了表现主角威猛而故意来迟的香港皇家警察不同,他这次是真来迟了。

没办法,高衮也没想到去追查那些谣言的源头会那么简单……然而却十分十分困难。

对方宣传的手法很简单,只是用将内容写到了几十张纸上,然后在几家酒店里送出去而已。

永远也不要小瞧人民群众占小便宜的能力。别看就是区区的几张白纸,酒饭后用来擦嘴也是可以的,而且现在天下初定,物质还不是很丰富,这点纸也算是一笔小小的财富了。

不信可以看看现实的地球,某个被禁止的邪教现在依然能够在国内兴风作浪。他们往往就是利用人们的这种心理,往往在传送歪理邪说的小册子中携带一些生活小用品,即使抱着否定态度的人也难免会看在小用品的份上接受那种东西的。

别问楚守买这些白纸的钱是怎么来的,冤大头贝洪七那时候正在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呢!

不需要太多的纸。只要宣传的地方到位,就可以起到非常好的效果。

而酒馆无疑是最好的地方。大周国的酒馆简直就是流言制造工厂,毕竟里边多的是吃饱饭没事干的人。

正所谓酒能壮人胆,再怂的人喝醉了以后说不定会有不自量力单挑巨熊的疯狂表现,更何况说说几个看似无足轻重的谣言呢?

然而谣言最可怕的就是较真。而楚守所说的那几个谣言很容易让人较真,尤其现在是科举时刻,来了那么多儒生,这些“不可思议事件”中有一条还是针对儒生的,怎么不让他们较真?

而谣言往往随着较真增加人们对其的关注度,从而达到扩大传播的目的。看看今天地球上互联那些传播广泛的谣言,哪一条不是随着争辩的激烈程度引起关注的?

所谓理是越辩越明,更何况楚守捣腾出来的这几条谣言是真理呢?因为无法用实践来反驳,于是乎楚守的谣言就变成了真理与人固有的执念的斗争,越来越引起了人们的关注。传播的范围自然就越来越广了。

当然,这里说的真理是前边的四条,至于说皇帝和周挺有染,只不过是楚守夹带的私货而已,却看到店里满是血迹反正没人能够证明。

只要证明前边几条正确性,最后那一条……即使无法验证也将有一半以上的人心中认为是真。

这样传播谣言有利有弊,利在于传播迅速,范围大,而最大的弊端就是谣言的始作俑者很容易被查出来。

高衮只要随便去哪家酒店打听,就可以得到楚守的确切相貌信息:长相看起来很邪恶。穿着奇装异服,头发偏短,没有穿鞋。

凭着这几乎可以素描出来的形象,高衮认为应当相当容易找到这个人才是。可是……特么无论他怎么找,除了那一夜之外,哪怕走遍整个郑洛城都再也没有这个人的消息了!

如果不是好几个酒家的人口径一致,高衮甚至都怀疑他们哄骗了自己!

那么既然不是目击者说谎,那只有一个可能,就是谣言的始作俑者是一名易容高手!

不管怎么说。这种情况将大大增加查案的难度。为了尽快破案,高衮只能和几名小头目分头行事,以增加搜查的面。

正因为以上原因,当得知皇上遇刺的时候,高衮尽管立刻召集了人马,可惜由于郑洛太大,而他的人分布太散,因此造成了时间的延误。

不过总算还好,唐杰在最危急的关头发了威,激发出文昌,不但平安无事,还一举消灭了敌人,否则……后果太美高衮不敢想象。

皇帝看到大队人马回来,手头的资源更加充足,心中也安定了,他迅速安抚了众位考生,居然还能让科举继续进行下去——从此看得出唐杰的组织能力简直就是逆天的级别。

当处理好了科举风波,皇帝也不亲自监督考试,而是急匆匆径直向东宫走去。

之前就有过一名侍卫来给过唐杰报告,说皇后到达了东宫。唐杰立刻猜到了林妍打算做什么,可是无奈那时候战事紧急,他脱不得身,故而拖到了现在。

现在唐杰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了,祈祷陆跑能够稳妥地拖住林妍——不知道怎么的,唐杰内心中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居然是看到林妍受伤。

然而到达东宫,唐杰终于见到了更为稳妥的一幕——陆跑和所有的侍卫都稳妥地倒在地上,昏迷不醒,看样子好像都中了毒,林妍则不知所踪。

唐杰也不管这些人了,他急忙冲入宫中,却看到那些伺候皇子的宫女们已经纷纷跪倒在自己的面前。

这些宫女都战战兢兢,不敢说话,她们知道,皇后带走了皇子,皇帝很可能迁怒到她们的头上来。

这时候最好的做法只有低头沉默,表示认罪。如果学某个宫廷剧的某个女人在惹了祸以后还“皇阿玛皇阿玛”地叫个不停只会死得更快——很多现代人都高估了那些封建头子的气量,低估了他们的无情。

看到宫女们的表现,唐杰心中的不祥预感又增添了几分,他迅速走到了皇子的床边,却发现那里已经空空一片。

恼怒的表情只是在唐杰的脸上一闪而过,皇帝很快恢复了冷静,他看向那些面灰如死的宫女们——现在首先要做的不是问罪任何人,而是收集有关林妍的情报来判断接下来的行动。

皇后到底还有没有同党,她打算怎么逃出皇宫,她又想要逃到哪里?(未完待续。)


武汉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
小儿便秘怎么调理
新生儿拉肚子咋办